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 >

都只能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飞行
* 来源 :http://www.n19m.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4-02 04:04

“旅客往往疑惑,为何机场晴空万里飞机却不能起飞?”罗子斌告诉商报记者,一旦出发地或目的地机场能见度低、雷雨、强风或者跑道结冰,显然不适航,而在两地之间的航路上,若有难以绕开的雷暴区域,航空公司及安全监督部门也不会放飞。民航局的数据显示,2012年,21.6%的航班延误是天气所致。

西部航空相关负责人坦言,航空公司一般会让飞机每天飞行10小时以上,因此可能你在江北机场坐等重庆飞往北京的航班,但执行该航班的飞机可能在上海飞往重庆的途中。

春秋航空公司新闻发言人张武安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目前,民航能够利用的空域只有不到20%。“由于可供飞行的空域狭小,问题不可避免。”张武安表示,由于通路狭窄往往会空中“堵车”。例如,全国最繁忙的京广方向航路,其实就是一条宽20公里、高度从0至14千米的空中“管道”,京广之间的长沙、郑州等城市来往京广,以及东北往华南方向的民航飞机,都只能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飞行。

“航空公司运力调配不当加上机械故障导致的航班延误,不到总数的10%,航空公司很冤枉。”某国有大型航空公司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许强坦言,以空客a320为例,一年租金40万美元左右,飞机在机场停着每小时上万元的“占位费”及常年维修检测,也是一笔高昂的支出。

重庆航空运行指挥部经理罗子斌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航空数据调查机构flight stats今年6月对全球35个主要国际机场的调查显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上海浦东机场准点率分别为18.30%、28.72%,分列倒数一、二名。

民航重庆安监局运输处负责人坦言,中国民航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25%航班延误因流量控制。

西部航空相关负责人称,由于航空公司运力调配所限或机械故障导致的航班延误,只占10%左右。“一般一架飞机工作一小时能为航空公司创收5万~8万元,意味着飞机闲一小时就损失数万元。”该人士说,没有航空公司愿让飞机闲着,都在努力让飞机在天上飞。

民航重庆安监局运输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影响航班的不只是起飞和降落时的天气,从出发地到目的地,整条航路上的天气变化,皆有可能导致航班暂缓甚至取消。

(责任编辑:西西)

两周前,在新加坡留学的邓蓓蓓从新加波飞回宜昌老家,乘坐航班就被一拖再拖。邓蓓蓓说:“最初机场通知条件不达标不能起飞,航班将延误一小时,一小时后又再次通知,将再延迟一个多小时。”

“实际操作中,不同机型要求的安全等级不同,不同航空公司的安全标准不同,甚至不同机长对气候条件的判断也不同。”罗子斌表示,据民航法规定,机长发现民用航空器、机场、气象条件等不符合规定,不能保证飞行安全的,有权拒绝飞行。

对旅客的抱怨,航空公司纷纷大呼冤枉。究竟有哪些原因导致航班屡屡延误?

在旅客看来,航班延误已是家常便饭。民航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平均航班正常率为74.83%,高达25.17%的航班延误。

在民航局发布的2012年统计数据中,航空公司自身原因导致的航班延误占了38.5%。不过,对此数据,多家航空公司皆表示“冤枉”。

航班延误,往往导致旅客与机场或航空公司关系紧张。近期,在南昌、上海等地,相继出现民航服务人员因航班延误被旅客殴打的事件。民航重庆安全监督管理局运输处相关负责人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常常接到旅客因为航班延误的投诉,几乎都是旅客对航空公司的种种不满。

比邓蓓蓓更悲催的是重庆小伙冯涛。去年大年三十前夕,冯涛准备从长沙飞回家与家人团聚,本来是晚上11点的航班,结果延误到次日凌晨2点才起飞。冯涛告诉商报记者:“在3个多小时的等待中,只有机场的广播解释延误是因飞机检修。”

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教授邹建军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我国20余个千万级以上的机场,其旅客吞吐量几乎占到总量的75%,北上广三个城市2012年的旅客吞吐量占全国的30%,货邮占比更超过50%,航线和航班明显过于集中,致使整个航路拥堵不堪。大型机场尤其是北上广任何一个机场的航班出现状况,便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全国大面积航班延误。

上一篇:一共只用了10天时间 下一篇:没有了